扑克王id在华销量下滑股价大跌,特斯拉汽车跌下“神坛”

文章正文
2021-05-25 10:00

近日,扑克王id路透社报道称特斯拉暂停了其上海超级工厂的扩建计划,并表示其美国公司已暂停购买土地扩大上海工厂规模,同时放弃将其打造成为全球出口中心的计划。亦有消息称,特斯拉方面放弃竞标上海工厂附近的土地,主要因为目前公司不打算大幅度提高在华产能。

今年 4 月以来,特斯拉状况频发。先是上海车展车主维权事件闹的沸沸扬扬,“刹车失灵”状况时有发生,而后其在美国发生的一起撞车致死的事故中,特斯拉又将“自动驾驶技术”推进漩涡。尽管加州公路巡警 (CHP) 曾报告称,特斯拉的自动辅助驾驶功能 (Auto pilot) 在事故发生前“已启用”,后又改口称“还未最终确定特斯拉的驾驶模式”,但显然安全问题已然成为特斯拉无法逃避的责任之一。

不过,马斯克对此却不以为然,在特斯拉 2021 年一季度财报电话会上,马斯克表示“美国媒体对事故的报道具有欺骗性,对于自动巡航技术的解读都是错误的。”

曾经,特斯拉是多少年轻人心中的“白月光”。造型炫酷、设计感十足,不少年轻人将“拥有一辆特斯拉”定为自己阶段性小目标。但据中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合会公布中国市场汽车销量显示,2021 年前 4 个月,特斯拉累计销量达 95125 辆,其中 4 月销量为 25845 辆,与 3 月销量相比下降 27%。

虽然 4 月特斯拉中国出口销量达到 14174 辆,创下历史新高,但从环比骤减近 30% 的数据来看,中国消费者对特斯拉越来越不买帐了。截至 5 月 18 日收盘,特斯拉股票一度下跌 5%,报 577.87 美元,总市值 5567 亿美元,短短半个月便蒸发近 460 亿美元。

生产犹如地狱

时间回溯到 2018 年,彼时的特斯拉正在面临持续亏损、高管离职、产能不足等多方面压力,如果不能及时提高 Model 3 的产能,将面临非常严重的财务后果,截止 2018 年一季度,特斯拉工厂最终交付 1542 辆 Model 3。

这也让原本不急于在华建厂的特斯拉,不得不重新考虑中国市场。而在此之前,为保护民族品牌,外资企业在国内建厂必须通过合资的方式,生产汽车、摩托车整车和发动机产品的中外合资、合作企业的中方所占股份比例不得低于 50%。

但特斯拉是幸运的,2018 年中国表示要尽快放宽外资股比限制特别是汽车行业外资限制,与特斯拉想要独资建厂的愿望不谋而合。短短一年,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便完成了从开工建设到投产交付的全部工作,2019 年 11 月首批试产车下线,2020 年 1 月初,马斯克亲临上海超级工厂,并在启动 Model Y 的同时,首次向社会公众交付了国产 Model 3。

理想有多丰满,现实就有多骨感。特斯拉在上海超级工厂完成年产近 45 万辆的同时,也将质量等问题带到了中国市场。

据此前美国媒体 CNBC 报道显示,马斯克曾为了完成 2019 年 40 万辆的交付目标,在没有更多资金新建产房,且必须交付更多 Model 3 的情况下,便在加州的工厂内临时搭建了一条帐篷生产线组装 Model 3 高性能版。该报道称,工厂工人被要求在制造新车时偷工减料,以及暴露在有害元素频发的工作环境中。

虽然特斯拉对此持否认态度,但质量问题却是其无法绕开的黑洞。2021 年 2 月,特斯拉经历了一场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故障召回,合计近 20 万辆。

在美国市场,特斯拉召回了 2012 年到 2018 年之间生产的 Model S,以及 2016 年到 2018 年生产的 Model X,召回原因是上述车辆的嵌入式多媒体存储卡(eMMC)故障,导致中控屏幕无法正常使用,共计 15.8 万辆。

而在中国市场,召回生产日期在 2013 年 9 月 18 日至 2018 年 2 月 20 日期间的部分进口 Model S 车辆,以及生产日期在 2016 年 3 月 12 日至 2018 年 2 月 16 日期间的部分进口 Model X 车辆,共计超过 3.6 万辆。

戏谑的是,马斯克也曾不止一次表示,不要在生产旺季购买特斯拉,要不一开始就买,要不就等产量稳定下来后再买,“在生产加速过程中,要确保所有细节都正确是非常困难的。”在马斯克看来,特斯拉一直在进步,但也需要一些时间解决生产问题,只不过在生产过程中特斯拉没有额外的时间去解决。

完成对赌,暂停上海工厂扩建?

2021 年 4 月 28 日晚,特斯拉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的文件显示,特斯拉已完全偿还上海超级工厂的 6.14 亿美元贷款,相关贷款合同已经终止。有分析认为,特斯拉提前偿还贷款主要是为了降低利息成本,按照中国银行提供的贷款利率至少 5% 起计算,特斯拉一年利息至少 0.3 亿美元,占特斯拉净利润的 10%。

而当特斯拉提前清偿贷款后,公司债务和融资租赁表中包含的固定资产授信项下的 7.58 亿美元授信额度将不可再用。据了解,自 2019 年 3 月起,特斯拉就多次与多家银行达成贷款协议,先是获得招商银行提供的 50 亿元的无担保循环贷款,主要用于车辆进入中国的运输;同年 12 月特斯拉与中国银行签订了 90 亿元的担保定期贷款协议,也就是说特斯拉可以在 2022 年前从有担保的定期贷款协议中,最多贷款 90 亿元,固定资产设施担保由上海工厂的土地和建筑承担。

不仅如此,在建厂之时,特斯拉还与上海政府奠定了“对赌协议”,要求特斯拉 5 年内完成 140 亿元投资,且从 2023 年开始,特斯拉每年的纳税额必须达到 22.3 亿元,否则特斯拉不但需要投入超过 100 亿元的资本支出,建设工厂的土地将会被收回。

根据此前特斯拉发布的财报显示,其 2021 年一季度,中国区营收达到 30 亿美元,较去年同期增长 238.1%,占全球总营收的 30%;美国市场营收则近 45 亿美元,同比增长 59.82%,占总营收的 42.58%。

由此可见,特斯拉正在逐渐缩小中国市场与美国市场的差距,不排除未来将会超越美国市场的可能。

对于路透社报道的特斯拉将暂停其上海超级工厂的扩建计划等消息,特斯拉方面已于否认,表示从未宣布有意收购该土地。不过从土地占地面积来看,如果特斯拉拍下建厂的话,预计可以使上海工厂的产能增加 20 万至 30 万辆。

不可否认的是,在特斯拉鲶鱼效应的带动下,中国的新能源汽车进入了快速发展极端。据中汽车统计数据显示,2020 年,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 136.6 万辆和 136.7 万辆,同比分别增长 7.5% 和 10.9%。

但除了蔚来、小鹏、理想等造车新势力外,互联网大厂的“造车大军”也来势汹汹,各方势力不断增长的前提下,留给特斯拉的时间并不多了。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