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国助残日|年过半百的他们跨越千里,给残疾人打开梦想的窗口

文章正文
2021-05-21 13:24

新华社南宁5月16日电(记者朱丽莉 陈露缘)这是一个家,也是一间残疾人画室。墙上挂满了生动的花鸟虫草画作,若不是看到一位盲童正拿着毛笔绘兰花,很难相信这些画作都出自残疾人之手。

59岁的国画老师张广飞是这些画作作者的老师。3年前,他从老家内蒙古来到广西,与妻子图茹一道投身公益助残事业。夫妻俩用爱与温柔,为残疾孩子打开了一扇通往多彩世界的圆梦窗口。

助残课堂,搬进家门

偌大的客厅仅放必需物品,所有家具贴墙摆放,给来到家里的残疾人士多一些无障碍活动空间。

“残疾孩子不像常人那样行动自如,上完课后回家得人接送,每天如此,家长觉得很不方便,我爱人就想把孩子们接到家里来,同吃同住。”张广飞说。

图茹在一次助残活动中,被盲童们的歌声深深打动,决心投入到助残的工作中。2017年11月,半百之年的图茹辞去工作,把几个残疾孩子接回家照顾,教他们拼音、古诗和基本的生活技能。

“她想让我来教国画,也便于生活上照顾孩子们。”张广飞说,当时距离退休还有一年多的时间,考虑到妻子的辛苦以及孩子们的需要,自己就办理了提前退休,来到广西。

盲画是这间家庭画室里重要的教学内容。

张广飞说,虽然教了几十年国画,但教盲人学画还真没有经验。他不断摸索可行的办法,教学作画前,自己先蒙上眼睛画几遍,总结教案,然后在教学时告诉学生如何布局和走笔。“只有我自己画过了,才知道这个教案是否适合他们。”

他还收集家里的硬卡纸剪成各式图案,用作教学模具,带着学生们外出写生,触摸大自然里的花草树木。

有爱无碍,助人学有所得

学生浩浩因儿时的一次手术致盲,这两年来到家庭画室学习盲画。“交给他一幅作品,经过一两周时间,他几乎能简单地画出来,牛、兰花、荷花等,都画得不错。”张广飞说。

少年阿德身患“软骨症”,长期坐在轮椅上,到张广飞身边学画有一年多的时间了。由于胳膊伸不直,作画范围受限,他专注练习和绘制小画幅的作品,日积月累攒下了厚厚一摞画作。有的装裱起来,挂在客厅的墙上,大部分被收纳整齐摆放在书架上。

“人是很有潜能的,像浩浩他看不见,听力会好些,他也用心去记一些东西。阿德胳膊伸不直,他把纸张调过来反着画,最终作品完成得很好。”张广飞说。

除了画画,浩浩和阿德还在家庭画室里学文化知识以及生活技能,由图茹负责教学。学拼音、练写字、讲故事、背古诗、说新闻……“阿德刚来的时候连拼音都不会,现在能读会写一些简单的字,还懂得查字典。”图茹说。

目前,有6名残疾人士在向张广飞学习绘画,除了吃住在家里的浩浩和阿德,还有盲人孩童及盲人按摩师,他们闲暇时间就来学习交流。张广飞说,作为一名教师,退休了还能教残疾人画画,感觉很欣慰,虽然其中有辛酸苦辣,但一直很自豪。

公益助残,累却快乐着

张广飞夫妇对这些学生不收取学费,一直自掏腰包购买纸墨笔砚及颜料等绘画用具,经济压力不小。

“绘画开销是比较大的,现在已经买了几万块钱的宣纸了。最大的困难就是经济问题。”张广飞说,2019年他开始到一些机构任教,挣点课时费回来贴补开支。

张广飞坦言,自己曾经有过放弃的想法。“正常学生离开你,可能会去别的学校或机构学习新知识新技能,但这些残疾孩子的选择很少,很需要一个技能来维持将来的人生。”张广飞说,有些事情总要有人去做,或许绘画就是一种可以提供支撑的技能。

图茹直言“丈夫是家里最辛苦的人”。如今,助残教学逐渐换来点滴成果。爱心团体曾帮助推荐销售出50幅画;送艺术进校园收获如潮般的掌声;在社交媒体上,学生作画的视频也得到了很多“点赞”……

“当老师,不图经济利益,看到自己的学生能有成就,就是最幸福的事情。”张广飞说。

当下,张广飞夫妇最大的愿望,是希望孩子们的画作能被更多人看见,他们的自强与努力也能被更多人看见。

(责编:杨光宇、岳弘彬)

分享让更多人看到

文章评论